帮她把玉米头拿回家。”“入冬了,早晚凉,要多穿件衣服,早点回家吧。帮她把玉米头拿回家。”“入冬了,早晚凉,要多穿件衣服,早点回家吧。”短短的通话,夫妇俩心都暖暖的。郑依伶出身贫苦,在家里排行老三,6岁时父亲不幸离世,母亲黄玉兰一人耕6亩地,含辛茹苦拉扯大6个儿女。

  兄弟姐妹都成家了。为了工作和生活,郑依伶在广东打工,其他兄弟也不在家。韦秋梅原也在广东工作,但看到婆婆日渐年迈,便回乡在龙山一电子厂务工,既有收入,又可照看婆婆和兄弟几人的一群孩子,让在外工作的大家庭成员都可安心。在乡邻眼中,郑依伶家庭母慈子孝,兄弟情深,家庭和谐,是人人羡慕的幸福之家。韦秋梅温良贤淑,与婆婆相处如同母女。

  2013年的一天,黄玉兰不慎摔伤手和腰。

  在婆婆住院的半个月里,韦秋梅告诉在外的每一位亲人:家里有我,不用忧虑。她天天帮婆婆洗澡、梳头,做婆婆爱吃、宜吃的饭菜。前年,为照顾小叔子的孩子,婆婆搬去跟小叔子生活。韦秋梅和婆婆的关系别国因此而变得疏远,平时如故隔三岔五去和婆婆聊天,听婆婆讲故事,学习婆婆的坚韧和宽容。郑依伶兄弟姐妹感情要好。1998年,郑依伶弟弟阿福考上大学,其学费成为家中最大的经济义务。

  几个兄弟姐妹二话不说,一同攒钱,同心协力帮助弟弟安心完成大学学业。而对于韦秋梅的娘家,郑依伶也很孝敬。韦秋梅的母亲和哥哥早年升天,其他姐妹也已外嫁,娘家只剩下患有老年痴呆症的父亲。老人患病在家,女儿们要工作要顾家,照顾不到老人,郑依伶就自动提出把岳父送到贵港的养老院。老人去养老院后每月要花费2600元,全由郑依伶负责。

  郑依伶视岳父为自己的亲生父亲,积极帮助韦秋梅一起分担,从不抱怨,只要从广东回来,都去养老院陪伴岳父。逢年过节,他便把老人接回家中,让老人和外孙们一起欢度节日。每每提及,韦秋梅都很感动。郑依伶夫妇收入不多,但对村中公益事业从不吝啬。2006年,村里修环屯路,郑依伶不仅带头捐款,还一个一个地去找在广东打工的村民,动员大家齐心协力修好进屯道路。

  后来,六田小学搞建设,他又大力支持。记者采访时,韦秋梅在自家院子前谈笑风生:“不好意思,屋子建了几次才建成,现在还没能装修,门外也没硬化,等几年吧,眼下孩子读书最首要。”这份乐观和注重教育的理念感染了记者。正聊着,村中姐妹给她来电:“等下我们过去跳舞哦。”韦秋梅劲头十足:“快来,练好昨晚说的节目,过段时间出去表演。

  ”正本,韦秋梅虽生活清苦,但一直是村里文艺队的活跃分子,常在村中布局姐妹唱歌跳舞,传递欢乐。永远在外打工的郑依伶,每天都给妻子打电话,哪怕是问一句“吃了没”。在他的心中,妻子是定心丸,有她在家,一大家人都放心。相濡以沫、风雨同舟的郑依伶夫妇从不因生活琐事红过脸、吵过嘴,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,用诚恳、善良、孝心和乐观换来了美满和幸福,解释着文明和谐家庭的深刻内涵。

  新闻推荐2018中国(贵港)绿色智慧城市发展高峰会议开幕史育龙李新元致辞贵港新闻,新鲜有料。可以走尽是天涯,难以品尽是故乡。距离贵港再远也不是问题。世界很大,期待在此再会。